1 2

分享

《數位洗禮:我們可以從線上、虛擬及直播實作中學習到的事》

自2021年5月15日起,台灣從雙北開始擴及至所有縣市,針對COVID-19都升高為第三級疫情警戒標準,全國學生停課轉為線上學習之外,還包括許多生活上的強化措施,雖未封城,居民的工作及生活早已像自主封城一般,盼望共同度過台灣最艱難的防疫時刻。與此同時,相關強化措施也影響到宗教領域,教會早早停止實體聚集,從5月中至今(6/4),已經在線上聚會四週,警戒標準對信仰生活的影響,從內在心理到外顯行為,逐漸出現不同程度的挑戰。
昌所欲言 受洗 基督教 教會 ONLINE

Photo by Rovin Ferrer on Unsplash

那天線上開會時,大家激烈討論究竟在三級警戒期間,神職人員究竟可不可以在合法範圍內(室內聚集不超過五人),去會友家為人施洗?或者應該用線上的方式來進行?這個問題對台灣教會來說是新的,其實早在一年前疫情嚴重的歐美各國,就已經摸索出一條可行的路徑,足以我們借鏡參考。以下就是針對線上洗禮的神學與實踐討論。(備註:以下經文皆為和合本)

本篇文章翻譯自John Dyer的文章,《Digital Baptisms: What We Can Learn from Online, Virtual, and Broadcast Practices》,發表於2020年4月18日。
傳統上,復活節一直都是洗禮的好時機,但今年的復活節與以往的復活節有所不同。
數百萬的基督徒待在家裡度過復活節,2020年的復活節可能是有史以來線上參與聚會人數最高的一次,而不是今年之中教會最高的出席人數。復活節的前幾週,許多討論圍繞著線上聖餐,對許多傳統而言,那是神聖且每週實踐的聖禮,因而需要即刻做決策。當我們更加靠近復活佳節時,最終問題洗禮是否該在線上舉行的問題必會出現;而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們該如何施行線上洗禮呢?
就算可以合法聚集崇拜,人數仍會因為不同原因而下降,維持某程度的社交距離將持續一陣子。然而,奇妙的是,嬰兒仍會出生、人們仍會尋求信仰、洗禮的實踐仍會繼續。
  

神學與洗禮實踐

在探索如何實現線上洗禮之前,先讓我們回顧神學如何理解洗禮,以及在不同傳統中如何實踐。
跟聖餐一樣,對於洗禮,基督徒間有各種不同的看法,每種都有微妙的細微差異。以下是三個廣義且相互重疊的類別,雖然無法客觀呈現所有傳統的差異,仍可以幫助我們有個方向。
洗禮是救恩所必須的(或部分)
一些傳統強調連結救恩和洗禮相連的經文段落(馬可福音十六16、使徒行傳二38、)。羅馬天主教神學這些段落為:以水的洗禮洗淨所有的罪,包括原罪及任何個人的罪惡。因此,在羅馬天主教神學中,洗禮往往是救恩所必要的;不過,「血洗(baptism by blood)」(殉道或信與德)或「願洗(baptism by desire)」(無法接受洗禮的)則是例外。東正教也認為洗禮使罪得赦免,不過,更強調其他面向,如洗禮是與上帝的神秘交流。馬丁路德同意部分羅馬的內容,即洗禮是饒恕的一種方式,但他強調洗禮是上帝的工作,必須與相信上帝的話語相結合。因著洗禮的救贖性意義,加上耶穌擁抱孩童(馬太福音十九14),以上傳統皆有嬰兒洗禮實踐(infant baptism/pdobaptism),並且須由合格神職人員執行。
昌所欲言 受洗 基督教 教會 ONLINE

Photo by Josue Michel on Unsplash

洗禮作為加入群體之入門
改革宗神學同樣有嬰兒洗禮實踐,卻是出於完全不同的理由。該神學視洗禮為一個人加入信仰群體的方式,解釋洗禮好像跟希伯來人行割禮具有相似功能(哥林多前書十2)。洗禮不會使罪得赦,也不會鞏固救恩,在不同程度上,洗禮提供信徒養分,並且作為信心的能指(Signifier)(編按:即洗禮作為信心的表徵之意)。
洗禮作為信心的表徵
重浸派(The Anabaptists)不只打破了羅馬天主教,還有路德、加爾文、慈運禮的傳統,認為洗禮只能在信仰宣認(profession of faith)之後施行。這就讓嬰兒洗禮失去功效,因而「anabaptist」名稱的意思是「一個人再次接受洗禮」。今天,不少福音派教會和大型美國宗派如美南浸信會仍持該看法,認為聖經故事裡的模式,洗禮是在信仰宣認之後(使徒行傳二41、使徒行傳八36-38、使徒行傳十八8)。單憑信心,即可使罪得到赦免,隨之而來的洗禮是內心真實的外顯象徵。相較於嬰兒洗禮,相信後接受的洗禮,有時稱之為「信仰洗禮(credobaptism)」。這些傳統也傾向完全浸入水中來施洗,而不是透過滴灑或傾倒;他們可以允許任何基督徒在沒有正式訓練或認可的情況下,為另一人施洗。
再提醒一次,不是每一個神學流派皆完全歸屬於以上三個類別,英國國教、衛理公會、五旬節教派及其他傳統,各自有不同著重點。
除了對洗禮意義的不同想法之外,洗禮的行為在整個教會歷史當中,以各種方式實踐出來。舉例來說,中世紀之前,洗禮常以褪去所有衣物全裸進行,象徵「脫下舊人」(以弗所書四22-24)。這也意味著男人跟女人為了禮節而分開進行,使洗禮成為不那麼公開的儀式。另外也有辯論關於必須全身沒入水中,或者浸入的形式可以包括倒水或灑水。儘管經文裡洗禮的故事發生在接近水體,因而全身浸入是可能的,仍有些辯論在於希臘文「baptizō」出現的段落中,暗示一種沒有牽涉全身浸沒的水洗形式(馬可福音七3-4、路加福音十一38)。
昌所欲言 受洗 基督教 教會 ONLINE

翻譯自作者原圖,可以看到不同宗派的洗禮方式

洗禮還是可以被視為一個人成為基督徒的正式宣告。對那些從其他信仰歸信基督教,或居住在基督教為少數宗教的國家裡的人而言,這會帶來嚴重的逼迫或死亡。
  

直播、虛擬及線上洗禮

所以,當不同的洗禮實踐數位化時,會發生什麼事?
儘管第一場線上教會聚會可以追溯遠至1985年,以及1990年代的實驗(Tim Hutching的《建立線上教會》Douglas Estes的《虛擬教會》對深入研究會有幫助),直到2000年中期線上影像標準出現後,洗禮的影像錄影才開始出現(還記得RealPlayer嗎?),Youtube等網站才得以創建。以「直播」、「虛擬」、「線上」、「地方教會」詞彙分組,數位洗禮的實踐可分為以下幾組:
直播洗禮|洗禮的影像透過網路直播
許多教會會即時串流或發布他們實踐洗禮的影像。這大大擴充了神學觀點及實踐的範圍,包括一天內為500名嬰兒施洗、成人在河中施洗,以及居家洗禮的指引等等。不管對洗禮是救贖性、立約性、或紀念性的理解,即使透過直播科技是非互動性的,都讓更多(信仰)群體得以分享他們的經驗。
虛擬洗禮|洗禮在虛擬環境中進行
虛擬環境像是Second Life(第二人生)和AltSpaceVR(虛擬實境社交服務)重新創造了進到教會時的感受,穿過建築時你會見到各個會眾。2007年,Life.church提供了第二人生的服務,包括了講道影片。時至今日,虛擬教會最為人所知的續集,就是DJ Soto的VR Church。2019年時,因其全虛擬洗禮而成為媒體頭條(下面的Youtube影片)。First UCC教會還發布了一支規範虛擬聖餐和虛擬洗禮的影片。虛擬環境的匿名特性,允許基督徒在不安全的現實環境下可以在(信仰)群體中分享、實踐信仰,同時保護他們的真實身份。然而,有些虛擬教會如First UCC為了洗禮的目的,要求提供真實姓名。
線上洗禮|使用互動科技來實踐洗禮
宣稱舉辦「第一場線上洗禮」的,是佛朗明哥浸信會(Flamingo Baptist Church)的網路聚會點,在2008年初時,為Alyssa Eason施洗。人在佛羅里達的牧師運用視訊會議軟體和Alyssa連線,她的繼母Lisa在牧師說話和禱告時,就為她施洗。同年稍後,另外一場線上洗禮由房角石衛理公會(Cornerstone UMC)發布在網路上。這個例子中(下面的Youtube影片),Cindy Wall是地方教會的會友,她想要牧師為她施洗,但是她的牧師在別的地方參加特會。教會群人圍繞在一座泳池邊,牧師則透過Skype主持洗禮並為她禱告。
  

數位洗禮的異同之處

上述洗禮直播的例子來自各種傳統,而虛擬及線上洗禮則往往來自自由教會或非宗派福音派傳統,這是線上和虛擬洗禮眾多共同點中的第一個。同樣,他們都包含一位已經做過公開信仰宣告並且有意想要接受洗禮的成年基督徒,這就可以把他們歸類在「信仰洗禮」的神學流派內。最後,他們都含有三位一體的準則,這是源自《馬太福音二十19-20》:「我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為你施洗」。(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找到虛擬或線上洗禮的例子,是有嬰兒洗禮或必須由正式任命神職人員執行洗禮的傳統,如果你有找到的話請幫忙提出。)
虛擬和線上洗禮同樣也有數個重要差異。在虛擬教會的例子中,洗禮儀式並未使用實際的水,而是由個人的虛擬替身在虛擬環境中浸入水裡。如果水洗洗禮是基督徒死而重生的象徵,虛擬洗禮可以被視為具相同意義的象徵,或者是制定象徵的另外一種方式。相比之下,前述的兩間線上教會都使用具體的水,一個是在浴缸裡,另外一個是在泳池裡。然而請注意,First UCC教會(一間虛擬教會)針對虛擬洗禮,有兩個額外要求:受洗者要使用真實姓名(非虛擬替身),以及虛擬洗禮的同時,他們也要接受水洗洗禮。
第二個重要的差異是Cindy Wall在線上被牧師施洗之前,就已經與房角石聯合浸信會有地方教會的連結關係。相比之下,被虛擬教會施洗的人,或是被佛朗明哥浸信會網路聚會點施洗的人,之前都不是這些地方教會群體裡的人。我注意到與地方(教會)群體的連結,是因為Cindy Wall受洗後四天就過世了。她要求線上洗禮的原因,在於她希望是由已經認識的牧師來施洗,只是牧師當時在她病情惡化時無法即時趕回來。
我摘要了實踐上的共同點及差異點如下:
昌所欲言 受洗 基督教 教會 ONLINE

改編自作者表格

  

數位洗禮指南

你的教會應該實踐某種形式的數位洗禮嗎?
這應該取決於你的群體對洗禮意義的理解如何,不過有幾個重要指引可以幫助實踐時,依舊保持在歷代教會長存共同的傳統之中:
  • 由另外一位基督徒施洗:不論數位洗禮如何進行,應該避免為自己施洗。
  • 三位一體準則:施洗者應清楚宣告「我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為你施洗」。
  • 具體的水:水與科技並不相容,然而在有效數位洗禮的情況下,兩者需要兼備。
在以上三個要素之外,教會中的洗禮實踐也有許多彈性的。我也建議線上洗禮是當地教會與既有關係的延伸,讓洗禮既是靈性體驗,也是公開的信仰宣告。然而,對新信徒來說,與地方教會的關係也不是必要的,就好像對衣索比亞太監來說不是必要的一樣:
「看哪,這裡有水,我受洗有甚麼妨礙呢?」——使徒行傳八36
昌所欲言 受洗 基督教 教會 ONLINE

Photo by Samantha Sophia on Unsplash

#昌所欲言  #受洗  #基督教  #教會  #ONLINE 
分類:學習

台北城南之南土生的男子,在頂加的小屋裡養了隻兔子,室友是另外三個有趣的男子。每天都在思考要相信什麼,做出自由的選擇。

評論
上一篇
  • 《新冠肺炎期間,教會的衰退與復甦(2)》
  • 下一篇
  • 《三級警戒下的心律不整》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