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所欲言

台北城南之南土生的男子,在頂加的小屋裡養了隻兔子,室友是另外三個有趣的男子。每天都在思考要相信什麼,做出自由的選擇。